老陈皮

创新本来就具有被研究的价值。

绝对不是只有我在这样的教育环境下20年来还留有一根反骨,想写的不可写,欲言不可言,说服力是客观存在的,那崭新的,偏僻的,它美,它在那,无人知晓,我心疼这样的美好无人问津,我为此真心研究,我想通过这样绵薄的力量也为它,为自己真正的喜欢呐喊出声,也是一种浪费是吗?

我不是不会应付。说得于是四处复制粘贴出来东西就很有研究价值似的,千篇一律,看多少篇都是一样的说辞。且不说无趣,惰性不就是这样来的吗?


评论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