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陈皮

门德尔松无词歌op53.no3随想

夜里惊醒,窗外寒风呼啸,我再次梦回当年炮火连天的战地,弹骸废墟之下,葬着当初我深爱的红玫瑰。
那个万人之上的军官,有过风流多情的一面。她的腰肢细若杨柳,她紧抿的薄唇亲吻起来也有极为柔软的触感,是不是也像她那跳动的心脏,要刺穿,从不艰难——可我为什么犹豫了,是曾与她共舞的晚上发现她的眼眸可以灿若星辰;是她曾赠我的那枝玫瑰在我书页里压褪了芳华也无法丢弃;是与她共眠那晚才发现这冰冷的人也有着一头极为细软的发丝,我至今难忘……还是,如果没有最终令下,我的刀锋不会有对向她的机会?
噢,我真希望她倒在血泊里的模样只是我,一场梦境。可是最后记得过所有缠绵的人只有我,为这份罪恶的爱意苟活至今的也只有我一个……夜里,雨里,风声,我喘息着,又将身上厚重被子裹紧几层,冷啊,到底这种冷从何生来,是不是,我没有勇气为这份歉疚终结自己的余生,她就永远活在我的梦里,与甜蜜,与遗憾,每晚交缠不息。
睡去了,这次我在梦里终于牵上了她的手,看吧,我终于和你一样,倒在一片血红里,微笑,停止,所有呼吸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