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陈皮

何来的爱能让一个毁容的人坦然接受自己的不幸与不配呢?


玲珑如玉,执与金铃佩
若叹多情,玉为金铃碎
——《金铃佩》【石玉篇】
出镜:陈皮
摄影师:楹老吉
妆发:陈皮
渣后期:陈皮
角色:石玉

此为本人原创小说《金铃佩》人设,石玉是受(´・ω・`)本来还有想出自攻自受系列的外拍,emmmmm算了吧我脸圆,气场一米二都没有,遂卒,我的强攻梦。我的金铃君??不存在的,往事随风吧╮(╯▽╰)╭

门德尔松无词歌op53.no3随想

夜里惊醒,窗外寒风呼啸,我再次梦回当年炮火连天的战地,弹骸废墟之下,葬着当初我深爱的红玫瑰。
那个万人之上的军官,有过风流多情的一面。她的腰肢细若杨柳,她紧抿的薄唇亲吻起来也有极为柔软的触感,是不是也像她那跳动的心脏,要刺穿,从不艰难——可我为什么犹豫了,是曾与她共舞的晚上发现她的眼眸可以灿若星辰;是她曾赠我的那枝玫瑰在我书页里压褪了芳华也无法丢弃;是与她共眠那晚才发现这冰冷的人也有着一头极为细软的发丝,我至今难忘……还是,如果没有最终令下,我的刀锋不会有对向她的机会?
噢,我真希望她倒在血泊里的模样只是我,一场梦境。可是最后记得过所有缠绵的人只有我,为这份罪恶的爱意苟活至今的也只有我一个……夜里,雨里,风声,我喘息着,又将身上厚重被子裹紧几层,冷啊,到底这种冷从何生来,是不是,我没有勇气为这份歉疚终结自己的余生,她就永远活在我的梦里,与甜蜜,与遗憾,每晚交缠不息。
睡去了,这次我在梦里终于牵上了她的手,看吧,我终于和你一样,倒在一片血红里,微笑,停止,所有呼吸。

【周黄】治愈之神周泽楷

很喜欢,希望珍藏的一篇文。

臣是酒中仙。:

昨晚在评论里看到一个姑娘说自己失恋了


这篇送给你~


未来会更好的  一定会的 ❤


 


1.


 


这条沿江大道黄少天曾经和男朋友一起走过,但在一个小时之前,男朋友变成了前男友。两个人在热恋的时候,走过的每一块砖、每一个风景都有甜蜜的香气,但短短的一句话就够让那些都腐烂到臭不可闻,他们都是男人,说了要分手,就真的没有可以挽回的余地了。


 


深秋夜晚的风肃杀而萧条,见缝插针地往黄少天脖子里钻,那里原本戴着羊绒围巾,是暖和而柔软的触感,稳重而温润的浅驼色,凑近一些好似就能闻到蜜糖味,前男友的是同款的浅灰色,所以当他强忍着眼泪把它从自己的脖子上取下来扔过去的时候,冬天好像一瞬间就来临了。


 


对岸的路灯映在水面上,盈盈一水之间却像隔了千山万水,他从桥那端跑过来,那曾经的最爱也留在了那边。黄少天在长椅上坐下来,凛冽的风吹着他的蜜色短发拍着他的额头,他没法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,只想起了一句歌词——“不觉得痛,只觉得空”,空得他只想把自己蜷起来。


 


他也的确这样做了,就像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,去哪儿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区别,饿了就吃,困了倒下就睡,生活不是生活,只是生存而已。


 


黄少天就这样躺着,渐渐的觉得困意来袭,在半梦半醒之间,他突然觉得身上一重,就这样惊醒了过来。手心摸到的触感光滑而暖热,是一床很厚的毛毯,为他盖上毛毯的男人正俯在他上方没来得及离开,眉眼在逆光中依然好看得惊心动魄。


 


“你是谁?”


 


黄少天一点也不客气地裹紧了毛毯,嘴上咄咄逼人,却还是挪出了点位置留给这突然出现的男人。


 


“是神仙呀。”


 


那男人穿着黑色的长大衣,略长的墨色头发在风中还是服帖得很,他在黄少天身边坐下,转头对他笑了:“是治疗失恋的神仙。”


 


既然用了“治疗”这个词,那失恋大概真的就是病了,人一旦病了,就会狼狈得一眼就会被看穿。这个男人的容貌的确好看得不像人类,只可惜啊,得了妄想症。


 


“那么神仙,你应该会算命吧。”黄少天真是佩服自己,这个时候还有心情开玩笑。


 


“嗯......会,我叫周泽楷。”


 


“那周泽楷,给我算个命吧,就算姻缘好了,我还会再爱上别人吗?那个人帅吗?有钱吗?”


 


周泽楷一点也不奇怪,几乎每个失恋的人都会问这个问题,人类在失去的时候总是痛哭流涕,但是只要知道以后会有更好的,立刻就又对未来充满希望了。


 


“会的,很帅,很有钱,而且很强大。”


 
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,借你吉言了兄弟。”黄少天拍了拍周泽楷的肩,虽然这人是个神经病,但心地还是很善良的,他的心情好了些,打算回家好好睡一觉,明天的太阳升起,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。


 


2.


 


但造化弄人,第二天居然是个阴天。


 


黄少天承认周泽楷的安慰的确在当时起了作用,让他误以为真的可以就此振作,但那只是麻醉药而已,伤口依然还在那里,等药效过去了,剧烈的疼痛让黄少天几乎要晕厥。昨晚他睡了个好觉,脸色红润得很,根本没有一点作为失恋者的样子,他甚至想过如果自己看起来颓废一点,只要那人还对他有一点留恋,就可以抱住那一点可能让他心疼到继续照顾自己。


 


“不会的。”


 


黄少天睁大了眼睛回头,周泽楷正倚在洗手间的门框上看他,唇边的笑容说不清是怜悯还是其他,黄少天还没来得及质问他是怎么进来的,周泽楷就走过来低下头看着他的眼睛无比清晰地说:“我只会治愈不会再复合的人。”


 


太残忍了。


 


他把周泽楷推出了门外,然后把自己关在了洗手间里,他们两个隔着一扇门,一个默默无语,一个蹲下来哭出了声。


 


黄少天哭得声嘶力竭,哭得无比用心,用心到甚至开始干呕,眼泪鼻涕流了一脸,总算是有了失恋的样子。他哭了整个半个小时,从撕心裂肺到逐渐平静,最后他洗了把脸,打开门的时候看到周泽楷还站在门外,那沉默的男人上前抱住了他,在他耳边发出近乎呢喃一样的低语:


 


“神要让你失去,是为了给你更好的。”


 


“行吧。”


 


黄少天脱力地倒在周泽楷怀里,他没有力气挣扎,也不想挣扎,他在一个神怀里,他相信他,也相信他所说的一切,很多事情都是在自己相信它已经过去了的时候才真正过去,但很多人没有这个勇气踏出这一步。


 


“神仙,我饿了,你会变火锅吧?”


 


3.


 


带着辛辣香味的雾气蒸腾起来,黄少天一个人住了很久,从来没在家里吃过火锅,他一直觉得火锅是很有尘世烟火气的食物,比元宵和饺子更象征团圆,如果一个人吃的话,又何谈什么团圆。


 


周泽楷真的会变火锅,因为猜不准黄少天的口味,干脆麻辣、海鲜、菌菇、番茄、清汤各变了一份出来,满满当当的摆满了一大张桌子——当然桌子也是周泽楷变出来的。食材在滚烫的汤里咕噜噜煮着,沸腾的声音热闹而欢腾,黄少天嫌弃地摆了摆手:“这样一点意思也没有,变一些还没下锅的食材出来。”


 


黄少天大概是第一个敢这样对神仙指手画脚的人,周泽楷委委屈屈的跟黄少天一起洗菜、切菜、刨肉片,热得他不得不脱下耍帅指数五颗星的黑色大衣,甚至还挽起了毛衣的袖子。


 


作为神仙的周泽楷大概是第一次这么忙碌,鼻尖都渗出了汗来,神的能力与生俱来,万事动动手指就能解决,包括让一个人失忆,忘记有自己陪伴着治愈的日子。正在切莲藕的黄少天一脸闲适,周身都透出一种满足感,周泽楷治愈过许多失恋的人,他们想要金钱、想要更好的伴侣、想要前任倒霉、想要倾国倾城的美貌,但没有一个人跟黄少天一样,只要一顿火锅。


 


桌上摆满了翠绿欲滴的青菜、薄如蝉翼的肉类、五花八门的丸子、嫩得出水的豆腐......黄少天先把不好熟的食材丢下去,然后用漏勺涮了肉,扔进了周泽楷碗里。


 


“你们天上有治愈失恋的神仙,那有没有专门帮人涮火锅的神仙?你看我怎么样?功力不错吧~”


 


周泽楷笑而不语,香辣的肉蘸上芝麻酱放进嘴里满口生香,黄少天比他想象的要坚强,虽然看起来吊儿郎当,但其实比谁都懂,他知道黄少天没那么快恢复,因为那些容易忘情的、或者会再复合的人,是不需要他出手的,那些长情的人看起来往往都漫不经心,满心难言的情衷只吞下去让自己知道。


 


吃完以后两个人大眼瞪小眼,谁都不愿意洗碗,红油攀附在锅壁上,看起来相当顽固,丢在洗碗池里狼狈不堪。


 


“你不是来治愈我的吗,你要是让我洗碗我就更丧了。”黄少天选手先出手为强。


 


“所以我是你的恩人,有让恩人干活的吗?”周泽楷选手后来居上。


 


四目相对间电光闪烁,黄少天龇着虎牙,周泽楷瞪着眼睛,最后两个人互掐着倒在了沙发上。


 


两个人掐了半天,猛然发现姿势太过于暧昧,黄少天咳了一声从周泽楷身上爬了起来,突然就想起了一件事。


 


“你不是神仙吗!还洗什么碗!”


 


4.


 


其他人看不见周泽楷,在完成黄少天这个任务之前他也没法去别的地方,所以两个人24小时都黏在一起,黄少天上班的时候周泽楷就趴在他的工位上,下班了也一起挤地铁,有一次还遇到一个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上班族,面不改色的就把手往黄少天的屁股伸去。


 


然而那斯文败类还没得逞,手腕突然就以一个诡异的姿势往后折去,发出了跟杀猪一样的哀嚎声,黄少天莫名其妙地往后看,那人用惊恐的眼神看着他,抓着手腕摇着头向后倒去。人群中的尖叫声此起彼伏,突然时间就好像被静止了一样,等恢复正常的时候,那人已经不见了,地铁上的人依然玩手机的玩手机,睡觉的睡觉,没人记得刚刚发生了什么。


 


只有黄少天明白这是怎么回事,当他转头看向周泽楷的时候,周泽楷还对着他露出了无辜而纯良的微笑,然后黏上来抱着黄少天晃来晃去,黄少天面无表情地推开周泽楷的脸,拉着扶手八风不动。


 


吃完晚饭以后两个人一起窝在沙发上看电视。


 


周泽楷想看综艺节目,黄少天想看纪录片,周泽楷把遥控变没,黄少天就骑在他身上揍他,最后两败俱伤,决定看棒子国的电视剧。


 


这电视剧讲的是一个死得很冤的将军变成了鬼怪,要找到他的新娘把他的剑拔出来才能安息。那女主角不是非常漂亮,但是笑起来满脸都是牙,白乎乎蠢兮兮的,她就那样扬着脸对鬼怪说“我爱你”,惹得活了快一千年的鬼怪心跳如鼓。


 


“周泽楷,你什么时候走?”


 


他们一起生活了半年,黄少天和前男友热恋的时候都没这么黏过,神仙不需要睡觉,周泽楷就坐在黄少天卧室门外,一旦他想起什么开始难过,或是半夜做噩梦,他马上就能抱着黄少天安慰。其实一开始周泽楷是想守在床边的,但黄少天被他盯了半个小时,翻来覆去就是觉得怪怪的,于是就把他给赶出去了,不知不觉两个人已经有了这么多回忆,他想起前男友的时间越来越少,甚至快要忘了他长什么样子。


 


“等你好了。”


 


“你治愈过很多人吧,那为什么没有人提起过你的存在?”


 


“因为在我要走之前会消除掉他们的回忆,他们会以为是自己走出来的,而不是因为我。”


 


黄少天抱着抱枕盘腿坐在沙发上,咬着嘴唇艰难地说:


 


“那你也会消除我的记忆吗?”


 


“......会。”


 


黄少天吸了吸鼻子,鼻尖通红通红的,勉强挤出了一个嘲弄的笑:


 


“你们神仙都这么自以为是的吗?莫名其妙出现在人类的生命中,又擅自去干涉别人的生活和情绪,抽身之前却要抹去记忆,以为这样很伟大是吗?你有什么资格拿走我的经历!如果能抹去记忆,那为什么不干脆抹掉我和我前男友在一起的记忆?!”


 


周泽楷很久没看过黄少天哭,以前他都像哄小孩一样的去安慰他,然而这次他面对黄少天的质问,他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能让他好过一点。


 


“因为我没有那个资格,那是你的人生,我抽不走。”


 


“那你为什么要抽走我和你一起生活的人生!!”


 


黄少天把抱枕砸在周泽楷身上,头也不回地甩上了卧室的门。


 


5.


 


其实黄少天问过周泽楷,是不是每个神都像他一样好看,周泽楷想了想,一本正经地说自己大概是最帅的一个,黄少天笑得前俯后仰,又问他有没有失恋的人爱上过他,周泽楷说没有,女孩子都是由楚云秀和苏沐橙她们负责的。


 


“你不知道人类有个群体叫gay吗?”


 


当时的黄少天这样问他,那天早晨他刚刚在衣柜里发现了前男友遗留的一件白衬衫,依稀还能闻得到上面洗衣液的花香,他抱着那件毫无温度的衬衫,垂着眼睛说:


 


“我就是其中一个。”


 


不是每个见证过别人感情的人都会懂得感情,周泽楷见过无数失恋的人,看他们为爱情生,为爱情死,为爱情狼狈不堪卑微到土里,但他毕竟只是一个旁观者,他不懂人类那些任性的悱恻。


 



  • 黄少天发现,周泽楷不见了。


 


房间里的摆设没有任何改变,没有多出什么,也没有少了什么,别人看不见周泽楷,所以他们不知道黄少天失去了什么,因为在别人的眼里,黄少天从头到尾,一直都是独自一人。


 


同事和朋友只觉得他比平时沉默了一些,他仍然好好上班,好好吃饭,好好睡觉,仍然活得像一个胜利者。


 


每天临睡之前,黄少天都祈祷自己第二天就能忘记周泽楷,然而一天又一天,一个月又一个月,周泽楷好像已经不记得要消除黄少天的记忆,依然牢固地盘踞在黄少天心里,怎么拔都拔不掉,反而愈发枝繁叶茂。


 


转眼间冬天也过去了,黄少天在衣柜前整理过冬的衣物,恍然间看见了一抹亮色,他蹲下来把那条姜黄色的围巾抽出来,那安慰失恋的人都是用固定套路的神陪他逛街,看见这条围巾时对他说:“这个颜色比浅驼色适合你。”


 


“周泽楷,我又失恋了,你怎么还不出现。”


 


黄少天埋在被周泽楷摸过的围巾里,深深吸了一口气,其实这围巾洗了那么多次,怎么可能还留得下周泽楷的气味,那天真的神仙,又怎么会懂黄少天内心的曲折。


 


那条沿江的路他不知道已经走了多少遍,之前是为了前男友,后来是为了周泽楷,黄少天走了一次又一次,吹过了刺骨的秋风和夹着雪的冬风,也吹过了和煦的春风和炎热的夏风,对岸的路灯明亮依然,江中的水看起来跟昨天没有区别,但昨天的水,可能已经汇进湖海里了。


 


黄少天坐在长椅上闭眼仰着头,夏夜的蝉鸣声鼓噪而喧嚣,他恍然记起和周泽楷初遇的那天,他睁开眼睛就看见了周泽楷。


 


就像现在这样,睁开眼睛,看见了周泽楷。


 


黄少天揉了揉眼睛,周泽楷还是没消失。


 


他身体先他的意识站起来、跑过去、扑到了周泽楷怀里。


 


“抱歉。”


 


周泽楷吻了吻黄少天的发顶。


 


“我回去辞职了,天上一天地下一年,我被上司揍了,没法联系你。”


 


“我原谅你了。”


 


黄少天抱着周泽楷闷闷地说,这一年里他的想念、他的怨恨、他的无所适从,都在周泽楷回来的那一刻通通一笔购销。


 


而他也终于相信了那句话:神要让你失去,是为了给你更好的。


 


End.


 


希望妹子你能振作起来,继续开开心心地生活,悲伤的都会过去,而快乐永存。